ENGLISH

   EN    CH

   EN     CH

搜索

   EN    CH

图片展示

德国挖下150年来最后一铲煤!所有煤矿永久关闭 全球多国正面临巨大能源转型压力

关注:274发表时间:2019-01-02 11:25:28


巨大能源转型压力

 

摘要:根据政府数据,德国煤炭开采业自1998年以来获得了超过400亿欧元(46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预计到2022年将再获得27亿欧元。

 


  德国七名矿工在圣诞节前一周的周五,走出了自己藏身已久的黑煤矿。他们从最下面的1000(3,280英尺)深处拖出最后一块黑煤,紧张地忍住眼泪,曾经陪伴他们的白色头盔和工作服早已被灰尘弄脏了。

  这批平凡矿工落寞的身影,却标志着一个为德国工业革命和战后经济复苏奠定基础的产业的终结——他们关闭了最后一个黑煤矿。

  Prosper-Haniel矿山的男子象征性地将足球大小的煤块交给了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上面写着“GlueckAuf”。这是古代矿工的问候语,大致翻译为祝你好运,一些词组却折射出了深入地下探险生活的不确定性。

  这里有一段德国历史即将结束,施泰因迈尔告诉矿工们。没有它,我们整个国家及其过去200年的发展都是不可想象的。

  位于西部城市博特罗普的Prosper-Haniel矿山和位于北部100公里(62英里)Ibbenbueren的另一个煤矿,是曾经统治该地区的最后一个行业的残余遗产”——上个世纪5060年代,德国煤炭工业的高潮,他们在该地区雇用了50万人口。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共同帮助为鲁尔河谷的钢厂提供原料,但那时就有迹象显示,这一工业分支前景并不乐观。随着地表煤层被挖掘一空,采矿深度不得不加大,采矿成本也因此一路飙升。直到更便宜的外国煤炭不断涌入这个国家,终于使德国的黑金失去了竞争力的光泽。

  几十年来,由于慷慨的补贴,这几个孤零零的煤矿得以苟活。但在2007年,政府决定将他们逐步淘汰,并承诺为提前退休以及剩余的工人提供再培训。

  根据政府数据,德国煤炭开采业自1998年以来获得了超过400亿欧元(46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预计到2022年将再获得27亿欧元。部分资金用于处理矿山维护和环境清理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无数隧道的出现,这些努力包括阻止鲁尔区的部分地区缓慢下沉。

  为支持该地区的经济重建,已经花费了更多的资金,近年来,大学、研究机构和IT初创企业的发展都在增长。

  施泰因迈尔敦促矿工和他们的亲人把眼光放远,同时也为热情好客和开放的文化感到自豪。鲁尔地区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熔炉:自19世纪以来,波兰、意大利和土耳其的一系列移民曾疯狂涌入,以寻找矿井中的高薪工作。煤矿工人不仅收入不错,社会认可度也非常高。

  走过2个世纪风雨,在政府取消每年10亿欧元(11亿美元)的补贴之后,这片矿区已经无法生存。躬身于此的AndreasSeiter家族仍拥有着1991年挖出的第一块黑金,现在家族中的长者已经46岁。

  想到德国仍将使用煤炭,(却把最后的煤矿关闭了),这很痛苦。

  深井采矿的结束被视为计划关闭仍在德国运营的露天褐煤或褐煤矿的试验。

  德国仍有近五分之二的电力来自燃煤,科学家认为,如果德国希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种情况就无法继续下去。褐煤(Lignite)被认为比黑煤(BlackCoal)更具环境污染,但即使在德国——提取也还相对便宜。

  在国际社会努力遏制全球变暖的过程中,全球400多个煤矿开采地区将面临类似的压力,要求在未来几十年内停产。

  德国一些人担心其他能源——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可能不足以为工业国家提供动力,特别是因为该国还计划到2022年关闭其核电站。

  政府任命的专家组将于2月份提交报告,提出逐步淘汰褐煤矿的建议。

  20181221日星期五,在德国博特罗普举行的德国最后一个煤矿Prosper-Haniel闭幕式上,矿工象征性地举着最后一块煤炭。黑煤生产的终结标志着一个行业的终结德国的工业革命及其战后经济复苏。这些矿山曾一度占据了周边的鲁尔区,拥有多达50万人口。

  周五的仪式结束时,矿工们向在地下丧生的同事表示敬意。星期一,当一名29岁的工人被Ibbenbueren竖井的金属门压死时,这项工作危险性面目变得让人倍觉狰狞。约1400名矿工,最后一次经过那片曾刻满自己印记的在黑暗中打着微光前行的圣地

  20181221日星期五,德国Bottrop封闭的德国最后一个德国煤矿Prosper-Haniel的空荡荡的更衣室里挂着靴子。

  在未来几十年,预计德国的煤炭供应将主要来自俄罗斯、美国和哥伦比亚等地,通过船只和驳船运输上岸。

  对德国煤炭工作岗位消亡的担忧凸显了对环境政策变化的强烈反对,尤其撕开绿道各地的重工业都在承压。

  遏制化石燃料排放的努力开始削减曾经提供安全工作的领域,而这其中受伤害最深的工人们开始变得越来越义愤填膺。

  再见,德国的最后一铲煤!

  德国煤炭就业在战后的第一波高峰期后红利逐渐消失。

  尽管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投入了5000亿欧元及褐煤仍然产生超过德国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据政府称,关闭全国大约120座燃煤发电厂,可能需要20多年的时间。

  公用事业,工业集团和其他支持者认为,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对维持电网稳定性和限制欧洲能源成本最高的国家的价格上涨至关重要。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占德国电力的55%,比煤炭开采更加补贴,去年增加了约250亿欧元的电费。

  对于德国的其他人来说,却恨不得燃料的消亡越快越好。周六,环保组织正在柏林和科隆举行集会,以加速这种退出。今年夏天,活动人士成功地停止了露天褐煤矿的扩建,这原本需要挖掘出一座拥有12000年历史的森林。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Merkel)政府于2007年取消了德国退出煤炭生产的计划。该计划与特朗普恢复燃料的努力形成鲜明对比,美国确实受益,去年向德国出口了910万吨煤,仅次于俄罗斯的1970万吨。

  自1998年以来,支持煤炭开采使德国损失了大约400亿欧元,并且由于该国努力实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继续支付这些费用已经变得难以为继,这给默克尔带来压力,她要求在联合国气候年度谈判之前取得进展。123日,这场谈判将在邻国波兰开始。

  德国煤炭的环境目标和糟糕的经济状况使该矿工的工作变得消耗殆尽,即使这对Prosper-Haniel家乡博特罗普的人民和德国的社会结构感到震惊。

  如果不是鲁尔的矿工,那些富有的巴伐利亚人仍然会在山腰上下放着奶牛悠然畜牧,博特罗普的市长BerndTischler说。与其他防空城镇一样,对这位民粹主义接班候选人的支持,在去年的联邦选举中飙升至12%,成为第三强党。

  市长称,在其后煤炭转型期间,博特罗普正在提供补贴,旨在吸引新公司和工人进入越来越多退休矿工的社区。它还推广了恐怖迷宫等景点:包括闹鬼的煤井,电影主题游乐园和世界上最长的室内滑雪场。

  德国第一座深井煤矿于19世纪20年代开业,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为该国的工业革命和军事力量提供了动力。它在德国的重建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56年矿业就业人数达到600,000多人。

  即使活跃的采矿停止,这些矿区仍然无时不刻在继续造成破坏,但同时会有新的一些工作岗位。超过1,000名工程师将努力阻止有毒物质排放渗入供水系统,防止房屋、工厂和整个山坡坍塌到地表以下数百米的空洞中。

  地下水真的很脏,有毒,”RAGStiftung的发言人ChristofBeike说道,该基金是为了帮助治愈伤痕累累的鲁尔景观,每年花费2亿欧元。在地球上,你甚至可以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炸中找到一些遗留下来的东西。

  那些在Prosper-Haniel失去工作的人将接受再培训以做其他工作,除非他们已经超过50岁。他们还能够立即领取养老金。

  46岁的Prosper-Haniel退伍军人拉马赞·阿特利(RamazanAtli)选择放弃退休,加入转型大军,他把自己的钻头、头盔和其他设备也一同扔进了废弃的隧道之中。

  我想是时候让我做别的事了,伊斯坦布尔出生的阿特利说,他在1988年十几岁时跟随父亲进入煤井。但我很乐意再次做好每一个转变,并且会非常想念和我有着深厚友谊的那些小伙子们。


 

CONTACT联系我们 

扫一扫-关注诺比官方微信

客户专线 : 0756-2269138

© 诺比节能科技(珠海)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68490号  网站建设:超凡科技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官方热线电话
400-626912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二维码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