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H

    ENGLISH

   EN    CH

   EN     CH

搜索
图片展示

发改委年内三调电价 电企受益超千亿填平3年亏损

关注:32发表时间:2011-12-05 09:37:39

一份涉及上网电价、销售电价、脱硝电价、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多种类的电价调整方案平息了来自多方的电价猜想:12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调整电价。对于火电企业来说,本次提高的上网电价将直接带来600多亿的“输血”,而加上4、6两月的上网电价调整,电企将直接收益1000多亿,三年来的亏损基本可以填平。

 

按本次电价调整幅度,全国平均上网电价对煤电企业上调2.6分/千瓦时,去除8厘钱的脱硝电价后,相当于应用于火电燃料成本的上网电价上调了1.8分/千瓦时,由此计算,如今年维持去年总用电量4.6万亿千瓦的水平,占81%发电量的火电将达到3.73万亿千瓦时,发改委相当于为火电企业年“输血”670亿元。而今年三次累加的火电上网电价上调总幅度为4.6分/千瓦时,输血额度更是高达1400多亿元。不管是这次调整还是今年的总量调整,都是2004年底施行煤电联动的8年来调幅最高的一次。

 

按照五大发电集团对外公布的数据,其从2008年至2011年7月共计火电亏损783.47亿元。如果按每月亏损近26亿元测算,预计五大发电集团火电四年连亏总额将近1000亿元。

 

从这个层面来看,火电的多年亏损解决将一蹴而就,有望基本止损甚至盈利。不过,这需要一个前提,就是煤炭价格保持当前的价格不再攀高。

 

当前,正是火电发电企业和煤炭企业就明年的合同煤炭价格博弈如火如荼时期,发改委的此番调价,意味深长。国家发改委同时还推出的“煤炭价格干预措施”,是2008年6月发改委对电煤实施价格临时干预后再次实施“干预”。

 

该次干预措施主要围绕控制合同电煤价格上涨幅度、对市场交易电煤实行最高限价和清理涉煤基金和收费三方面展开。“这对于现有的煤电顶牛局面,只能是暂时的缓解。”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密集的大幅调价和直接干预,只能救场一次,面对市场煤计划电的畸形市场格局,煤炭价格的再次跟进只是时间问题,煤电顶牛循环真正的解决之道还是那条总在提及却始终不能前进的“煤电联动”。

 

CONTACT联系我们 

扫一扫-关注诺比官方微信

客户专线 : 0756-2269138

© 诺比节能科技(珠海)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68490号  网站建设:超凡科技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官方热线电话
400-626912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二维码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