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CH

   EN     CH

搜索

   EN    CH

图片展示

调高电价进入窗口期

关注:69发表时间:2011-11-15 15:25:35

一面是今冬电力紧张的局面旋即将至,另一面却是国内各大电力企业“满盘皆墨”的业绩。市场上对上网电价上涨的预期正在不断发酵。“电煤价格上涨本来就很严重,明年1月1日《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又将开始实施,火电厂每年都要加超过1000亿的运行费用,成本压力就更大了。”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而日前有所回落的CPI也进一步打开了提升上网电价的条件关口,日前就有多家媒体报出消息称“有关部门已经将电价调价方案上报,通过可能性很大”。但记者昨日致电粤电集团和广东省物价局等,各方均表示对此事并不清楚。相关专家也认为,现在已经进入调高电价的窗口期,但是否立刻全面调高电价,还是要取决于政府对煤电价格之间矛盾的处理节奏。

 

南方电力紧张年内难解

眼看冬季将至,全国性的电力紧张局面已近在眼前。电监会近日发布了《全国电力供需及电煤供应检测预警信息》,显示截至10月下旬,全国日缺煤停机容量最大将近1600万千瓦。电监会方面也预测,位于华中地区的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安徽、重庆6个省市今冬明春的电力缺口将达1500万千瓦,为历年来最大,17个省市面临新一轮拉闸限电可能。

 

而往年凭借着水电缓解发电难题的南方地区这一次也受困“枯水”而受到影响。据南方电网公司预测,四季度南方五省区电力缺口1400万千瓦左右,今冬明春电力供应形势也不容乐观,明年上半年电力缺口将在1000万—1500万千瓦。

 

“华中及南方地区水电装机容量分别占其总装机容量的41%和35%,但由于来水偏枯,三季度华中地区水电发电量同比下降6%,南方地区水电发电量同比下降25%。”天相顾问投资分析师车玺表示,今冬的电力缺口扩大“已成定局”,“火电等方面也很难有所发挥,截至8月末,华中及南方电网直供电厂煤炭库存量分别同比下降2%和33%。9月份全国重点煤矿库存量同比下降21%,再加上部分地区火电企业现金流有继续减少以至断流的风险,火电受到掣肘十分明显。”

 

这一切均得到了南方电网方面信息的佐证,据介绍,7月份至今,南方区域红水河、乌江流域来水分别比往年平均偏枯8-9成和7-8成,目前蓄能量均比上年同期减少80%以上,为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枯水情。而今年以来用电需求却快速增长,南方电网最高统调负荷12次创新高。

 

电价困局难解火电企业艰难

虽然“电荒”传言风起,但是火电企业却受困于电价困局而遭遇“满盘皆墨”的窘境。受煤炭价格上涨影响,公司发电业务继续亏损。受此影响,三季度仅实现营业利润34.88万元,前三季度营业利润为-27.22万元。预计四季度发电业务亏损局面难以扭转。

 

大唐、华能、国电、华电、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火电均现亏损,特别是火电所占比较高的大唐更是爆出旗下电厂接近亏损边缘的消息。日前,大唐集团向媒体表示亏损高达30多亿元,全年可能亏损40多亿元,成为今年亏损最大的央企。更有媒体报道,大唐集团的30家电厂已经濒临破产。而华能集团虽然效益较好,但火电业务同样亏损。

 

国内煤炭价格的不断走高成为了发电企业抱怨的重点。业内人士表示,煤炭价格同比继续上涨是火电企业利润下降、经营压力加大的根本原因。

 

而将于2012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成了发电企业的又一块成本大石。新标准相对于原环保总局2003年发布的火电行业排放标准有了大幅修订。“总体上降低了污染物排放的最小额度,提高了新建机组和现有机组的各种污染物的排放控制要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根据测算,到2015年时,需要进行去除氮氧化物改造的现有机组和新增的机组容量约为8.17亿千瓦,估计需投资1950亿元,年运行费用约612亿元;除尘和脱硫设施的改造和新建投资费用又需约650亿元。”

 

广东尚未接到相关通知

早就有发电企业透露,最近国务院国资委等部门早已开始就电力央企巨亏问题展开调研。昨日果然又有消息传出称,有关部门近期已将电价调价方案上报。而日前下调的通胀又为电价调价方案的获批提升了可能性。

 

“11月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0月份CPI为5.5%,较9月份下降0.6个百分点,物价上涨压力减轻,不排除电价上调时点提前的可能。”车玺表示,“我认为,电价可能按区域分布上调,电火价差偏低且预期电力缺口较大的地区上调价格可能性较大。”不过,《中国证券报》相关报道却表示“调价可能不限于部分地区。”

 

不过,瑞银分析师徐颖真却认为:“我们预计2012年2季度是比较合适的上网电价上调时间窗口,预计幅度为0.02元/KWh,年底前上网电价上调的可能性非常小。9月份通胀率仍高于6%,四季度回落幅度有限,再考虑到即将到来的年度煤炭合同谈判,发改委若此时调电价恐怕又会给煤价上涨找"借口"。”

 

业内人士也表示,即使年内电价上调,在煤炭供应偏紧的弱平衡环境下,其利好效用又会被紧随其后的煤价上涨吞噬,使上调电价只具有较短的时效。预计此次电价上调幅度将较为有限,或只能保障电厂维持现金流的需要,此外电价上调的生效时间或扩大追溯范围,以覆盖前期煤价跟涨问题。

 

记者昨日先后询问粤电集团、广东省物价局等,各方均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上网电价上调的事情。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这个比较难以预测。”如果真的要调,按照历史经验,政府一般是以最小幅度上调,约2分钱左右。但是上调上网电价倒不是必须这个时候上调,年底调不了明年初调,这要取决于政府对煤电之间矛盾的判断。

 

CONTACT联系我们 

扫一扫-关注诺比官方微信

客户专线 : 0756-2269138

© 诺比节能科技(珠海)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68490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858号    网站建设:超凡科技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官方热线电话
400-626912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二维码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