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CH

   EN     CH

搜索

   EN    CH

图片展示

煤炭式利益链致火电不堪重负 煤炭基金大行其道价格疯涨

关注:26发表时间:2011-10-25 09:39:47

在国家资源税改革对煤炭网开一面之际,煤炭基金却大行其道。地方收费远高于国家税收,煤炭价格再度上涨,局面几近失控。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各方博弈和利益纠葛?

 

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正陷入混乱。

 

10月11日,盘江股份发布公告称,接贵州省政府通知,自2011年10月1日起,上调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当天,盘江股份股价被打至跌停板。时隔三天后,盘江股份高调宣布上调煤炭价格。

 

据报道,在盘江股份上调煤炭价格的当天,政府下令其不许再度上调煤炭价格,以儆效尤。

 

按照《贵州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征集使用管理办法》规定,收取的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将用于补偿电力企业,而盘江股份上调其煤炭价格,对冲掉的不仅是自家由于基金上调所遭受的损失,还有电力企业从中所获取的利好。尤其是,如果其他煤炭企业也如法炮制,则煤炭价格将面临再度失控。

 

山西、内蒙等省份相关政府部门则对本刊记者表示,暂时不会上调煤炭价格调节基金。

 

煤企涨价化解难题

按照贵州省政府的规定,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的征集,按“从价计征”原则,对原煤按销售价格的10%征集煤炭价格调节基金,低于每吨50元的,按50元征集。对出省原煤、洗混煤实行二次征收,每吨加收200元。

 

盘江股份证券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很多煤炭的吨价都位于500元以下,按照上述规定,征收标准在事实上远远高于10%,企业的压力都很大。

 

该工作人员说,按照上述规定,2011年10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盘江股份将负担煤炭价格调节基金1.35亿元。而其2011年半年报显示,2011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也仅为8.76亿元。但煤炭价格上调后,预计2011年10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将增加产品销售收入约1.4亿元,恰好抵充掉所负担的煤炭价格调节基金。

 

这已是盘江股份年内第二次运用类似手段应对贵州省上调价格调节基金。早在2011年年初,贵州省规定,自2011年1月1日起,上调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原煤(含洗混煤)每吨30元、洗精煤(含无烟块煤)每吨50元、焦炭每吨70元。据此,盘江股份预计2011年度利润总额将减少1.67亿元。但盘江股份似乎对此早有准备。2011年1月4日,就上调了部分产品价格。

 

贵州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的征收源自2004年。自2004年9月1日起,盘江股份即开始缴纳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当年上缴额高达3130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34.22%。此后,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缴纳标准一直没有改变。最近一期是2008年,上缴8334万元,在当年利润总额中的占比下降为7.16%。而2011年两度上调煤炭价格调节基金,企业利润大幅受损,自然会选择涨价来平衡这一损益。双方的“拉锯战”进入一种恶性循环。

 

“局面显然已经失控,”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本刊记者说道:“政府是受到电厂的压力,煤炭价格一涨再涨,政府便试图从煤炭企业收取煤炭基金来控制局面。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目前来看煤炭基金的调节作用已大大减弱,甚至对市场起到了反向的作用。”

 

煤炭基金名目林立

不同于贵州省的上调,湖南省选择的是下调。从10月1日起,湖南省政府将按新标准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非电煤价格调节基金由30元/吨降低至10元/吨,煤炭生产企业送省内电网各燃煤电厂的电煤,免征调节基金。

 

“政府只是掂量哪头比较好做就选择控制哪头,”林伯强称,“目的是一样的。少收煤炭基金,自然是希望电煤价格得以控制,从而稳定电煤价格,保证发电厂煤炭供应。”

 

扩大到全国范围,记者发现,各省煤炭基金的收取标准并不相同,省、市、县三级行政单位分配不同,使用范围不同,就连基金的审批单位也不尽相同。

 

本刊记者从山西省煤炭工业厅了解到,最早是山西省推出了煤炭可持续基金,国务院批准作为试点运行。而后源于物价上涨,推广难度层层加大,这一基金并未在其他省份得到推广。但这一可增加财政收入的蛋糕谁都不愿舍弃,于是,作为可持续基金的过渡,各省又陆续推出了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来体现资源的价值。

 

煤炭基金这一名目,大大增加了各地政府财力。历史数据显示,2007年山西省、贵州省、陕西省、宁夏征收的基金额度就已分别达到了103亿元、8亿元、16亿元和1亿元,分别占其财政总收入的8.6%、1.4%、1.8%和0.7%。

 

针对主要产煤大省,市场目前尚存在的煤炭基金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发展基金,如山西、山东;另一类为价格调节基金,如四川、陕西、湖南、重庆、云南、贵州6个省区。

 

从批准机关来看,只有山西省的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是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批准的,四川省、云南省是由各市、县自行制定办法并批准,其他地区的各类基金均为省政府批准。

 

在对煤炭基金的层层分配上,各地也不一样。例如山西省的煤炭基金以纳入省级收入为主,其中省属大矿企业基金收入的80%纳入省级收入,其他煤炭开采则按60%的比例纳入省级;湖南省基金征收标准调整后为10元/吨,其中市州、县市区价格调节基金按4元/吨标准留用,其余6元/吨上缴省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而贵州、陕西等多纳入市县级财政收入。如贵州按基金收入的20%和50%的比例分别纳入市和县一级,陕西按60%的比例纳入市县一级。

 

有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在能源的几个行业里,煤炭的收费非常乱。以山西省某市为例,某煤炭企业共计承担税费高达30多项,其中还出现价格稽查费、民兵预备役统筹费等各类名目的费用。目前煤炭流通成本即煤炭运费加上各项收费,已经远远超过生产成本。

 

上述市场人士称,目前煤炭市场是卖方市场,很强势。即便是收取煤炭基金,煤炭也不愁卖。放在十年以前可没有地方敢这么干,煤炭价格涨了就卖不出去了。

 

依据收取名目不同,各地煤炭基金分别被委以不同的“重任”。如贵州省这次征收的基金将直接向电厂发放补贴,每度5分钱,超过电价的10%。有市场人士猜测,可能也与贵州省一直以来的电荒有关,“电力企业不给力,政府只好来调节矛盾,总要保证电不能断供吧。”

 

陕西省和攀枝花等地区基金主要用于平抑煤炭价格,其他则用于环境治理、经济结构调整和后续产业培育等方面。湖南省规定基金收入主要奖励向省内电网统调电厂销售煤炭的省内企业和对省内煤炭战略储备实行补贴。山西省确定基金的50%主要用于跨区域生态治理,剩余的按30%和20%的比例分别用于资源型城市转型、后续产业培育及采煤引起的其他社会问题。宁夏“太西煤”基金主要用于矿区沉陷区治理补贴、矿区灭火工程补贴、太西煤资源保护和安全生产支出等方面。

 

地方利益与全局利益的博弈

早在2011年夏天,国家发改委就提出了“产煤大省清理自行出台的煤炭收费,取缔煤炭出省限制”的要求。但目前来看,不仅原有煤炭基金没有被清理,各省的地方保护主义反而得到了加强。

 

一面是三令五申不得限煤出省,一面是各自为战拉起守煤“防线”。全国煤炭运销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国家虽然要求取缔煤炭出省限制,但各省都有自己的保护政策。以贵州为例,实行省内外差别征集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对出省原煤、洗混煤实行二次征收,每吨加收200元。“以这个名义收的还有各种其他基金,其中不光是省里,也有地市级政府自行出台的收费。”他说,湖南省则是对煤炭生产企业送省内电网各燃煤电厂的电煤,开出了免征调节基金的优惠条件。

 

湖南省经信委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湖南2010年发电用煤大约1.04亿吨,产煤大约只有6200万吨-6300万吨左右,实际缺口大约4000万吨,主要依靠从山西、陕西、湖南、贵州等地购买。而这些省份都无一例外地针对煤炭销往省外制定了高门槛。

 

2011年国家电网系统中,湖南省的缺电程度最为厉害,相关工作人员即使在节假日也不敢关手机,得随时待命回办公室加班。电厂的工作人员也得令四处调煤。“湖南省近40%的电力装机来自水电,2011年降水枯竭,6月份下的几场雨又都在湘江下游,没有对水力发电起到作用。”该经信委工作人员说。

 

尽管贵州省省长赵克志在全省电煤保障专题会议上公开表示,火电企业补贴兑现和出省价格调节基金返还时间不超过1个月,但国电集团贵州分电厂相关负责人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仍然认为,煤炭基金是否能够缓解电力的压力现在还不好说,很多东西还不是很明朗。主要有两个问题:

 

1.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政府要先征收,然后再按照当地的发电量再给火电厂。按照每度5分钱在电厂的上网电价上给予补贴,由于缺少强制性的约束条款,政府能不能如数征收到,补贴能不能及时到位,都是问题。

 

2.这个政策出台可能会把市场弄得很乱,目前市场煤价已经炒了很高,而政府给的电煤指标有限,电厂还要采购一部分市场煤,这样资金压力很大;如果补贴不能够及时到位,电厂买的煤是实实在在涨价的,这样对电厂的流动资金要求很高。这样的话,到时候所有的矛盾都会集中到政府,所以对这个实际操作性要求很高。

 

对于操作性的要求,上述湖南省经信委工作人员也表示,2011年湖南省煤炭基金到底收上来多少,最终也没有公开。政府向企业征收时面临一定的困难,更多的困难来自于地方政府没有把收上来的基金交给省政府。这样煤炭基金在收取时被煤炭企业抵制,而向省内电厂销售煤炭企业又没有得到应得的奖励。这样就使得基金的收取“两头不讨好”。尽管如此,这位工作人员仍然认为,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只是操作层面的问题,不会取消。

 

与湖南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办公室设在物价局不同。贵州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办公室则刚刚从省物价局迁到经信委。据煤炭价格调节金办公室工作人员透露,换了一批新的成员,很多细节方面还在和财政局沟通,目前只是正处在运行征收阶段,很多还不好说。

 

资源属于地方,下游电厂属于央企。中间费用的一路飙高造成煤价的一路上涨。林伯强据此认为,煤炭基金的收取目前的做法是拆东墙补西墙。湖南省和贵州省以及其它省份是看哪方面比较好做就做哪方面。他建议要么取消电煤限价,“限价的电煤是便宜,但是煤炭企业不遵守,电厂买不到有什么用?要么实行全面限价,全国一律500元/吨,使煤炭企业失去涨价的动力。”

 

CONTACT联系我们 

扫一扫-关注诺比官方微信

客户专线 : 0756-2269138

© 诺比节能科技(珠海)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68490号  网站建设:超凡科技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官方热线电话
400-626912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
二维码
在线客服